搜索引擎关键词推广引侵权之争 百度一审被判承担补充责任

2016-06-06 05:05:41 19

原标题:搜索引擎关键词推广引侵权之争 百度一审被判承担补充责任

法制网记者 王斗斗

争议焦点

8月13日,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对天津市华夏未来文化艺术基金会诉天津市蓝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蓝菲公司)、天津市企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企商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百度网讯公司)及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百度在线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作出判决:被告蓝菲公司侵犯了“华夏未来”注册商标专用权,赔偿原告10万元;被告企商公司、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未履行相应的审查义务,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涉案审查义务应确定在行为人以最大限度降低风险为目的,但同时也应是目前技术手段所能达到的,在其技术能力范围内确定的义务。目前该审查义务应包括:对网络推广服务合同相对人的资质的审查义务;对网络推广服务合同相对人的风险警示义务;对权利人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后救济义务。

是否侵犯商标专用权

诺一网络-最专业的网络推广外包平台,服务过各大企业、广告公关、影视剧发行方、经纪公司等,专注于网络推广及企业网络品牌建立提升,为企业品牌、艺人形象、红人营销提供专业推广方案执行,让您和您的品牌站上风口!迅速联系客服 QQ: 244538479 电话:17091958520

和平法院经审理认为,此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蓝菲公司是否侵害了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以及是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被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及企商公司是否应承担相应的审查义务、是否已尽到该义务,以及是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原告还认为,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与企商公司未能尽到严格审查义务,导致了蓝菲公司的上述侵权行为,对此,三公司应对上述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

原告天津市华夏未来文化艺术基金会诉称,其为涉案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被告蓝菲公司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在百度推广过程中使用了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文字部分,蓝菲公司的该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法院认为,蓝菲公司在其网络推广过程中,其通过百度搜索关键词“华夏未来”链接到百度搜索网页中首条条目的标题及描述性文字内容,其描述性文字内容为:蓝菲华夏未来、天津舞蹈权威培训机构等。蓝菲公司的行为体现了广告宣传的行为性质,涉案网络推广活动是具有广告宣传性质的商业活动。

法院还认为,被告蓝菲公司网站宣传及实际的涉案行为以及其当庭认可,其对外的培训活动包括了少儿舞蹈培训,与原告提供的少儿艺术培训属于相同或相类似服务内容。因此可以认定被告蓝菲公司提供的服务商品与原告提供的服务商品在服务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基本相同,必然造成相关领域内公众的混淆,应视为相类似的服务。被告蓝菲公司使用“华夏未来”文字,即是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内容。

蓝菲公司使用“华夏未来”文字,其使用的方式和范围分别是关键词,搜索条目的标题以及描述性文字,其内容足以表明“华夏未来”所指示的是被告蓝菲公司提供的少儿舞蹈培训服务,故被告蓝菲公司在百度推广中的使用应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

法院综合上述事实依法认定被告蓝菲公司侵犯了原告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属于商标侵权行为。

搜索引擎商应否尽审查义务

对于被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及企商公司是否应承担相应的审查义务?法院认为,在网络推广活动中,上述被告的行为已经超出了单纯的一般搜索引擎商提供的一般链接行为。其在为取得利益的情况下,上述被告向蓝菲公司提供账号及后台密码,使其可直接登陆百度推广的相关页面,进行注册、修改、删除相关的关键词等行为。上述先行行为实际是为潜在的侵权行为提供方便和条件,同时增加了有关权利人权利受到侵犯的风险。上述被告的先行行为造成或加大了某种风险,故该先行行为在法律上便产生了相应的附随义务,该附随义务实际就是行为人,即上述被告为降低该风险所应承担相应的审查义务。

经查,百度网讯公司经营的网站网址为www.baidu.com,其将百度推广服务业务授权百度在线公司经营。百度在线公司又授权企商公司为百度推广服务的天津总代理。

法院认为,被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及企商公司进行了一定的资质审查义务。至于事后救济义务,因被告蓝菲公司主动将被告百度网讯公司网站搜索引擎系统中“华夏未来”关键词,与链接到的被告蓝菲公司涉案网站断开,因而上述被告的事后救济义务已不存在。至于是否履行了对合同相对人的风险警示义务的问题,在涉案格式合同,即《百度推广服务合同附件》及公示的《百度推广服务合同》中仅要求客户,即被告蓝菲公司通过百度(包括百度联盟网站)链接推广的信息不能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并没有对其注册的关键词,及存在搜索引擎系统中的标题、描述性文字内容作出任何禁止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警示内容,应承担对审查义务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百度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其中,侵权法上的补充责任是指两个以上的行为人基于不同的违法行为,致使被侵权人的权利受到同一损害,各个行为人产生同一内容的侵权责任。但其承担的侵权责任因其过错程度,以及对损害后果的原因力的大小形成了先后顺序的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被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及企商公司对其审查义务的不作为行为,并非导致涉案商标权侵权的直接原因,而是造成原告涉案商标权处于一种危险状态中,其仅为直接侵害人,即被告蓝菲公司侵犯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提供了条件。上述被告本应通过其相应的审查义务降低该风险,但其不作为的行为与直接侵害人共同导致了本案的损害后果。对此,上述被告在主观上存在一定的过错,其对审查义务不作为的行为与原告涉案的损害后果存在着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对原告提出上述被告侵害了其涉案注册商标权的主张,予以支持。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中的完全赔偿原则以及责任适当原则,依法确定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及企商公司对涉案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即首先由直接侵权人被告蓝菲公司对原告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如被告蓝菲公司无力承担,或不足以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时,则由上述被告在该赔偿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